浏览量:1998 赞:88

陈翘,广东省潮州市古巷人。著名舞蹈家,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历任广东省第四、五届省政协委员,第六、七届省政协常委、文教委副主任,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现顾问),广东省舞蹈家协会主席(现名誉主席),省中国民族文化促进会、国际文化交流中心、海外联谊会等组织理事,现任南方歌舞团艺术指导,国家一级编导,国家一级编导,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作品:50年代的《三月三》、《夜渡》(以上作品与人合作)、《碗舞》、《哎,小伙子》、《远航归来》;60年代的《草笠舞》、《踩泥》;70年代的《喜送粮》、《胶园晨曲》、《踩波曲》;80年代的《村边的故事》(与人合作)、《摸螺》、《彩线》,参加中央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中国革命之歌》编导组并负责第五场《海底焊花》舞段;90年代参与大型舞剧《龙子情》、大型歌剧《潮汕赋》

荣誉:获全国三八红旗手、中国舞蹈艺术卓越贡献舞蹈家称号。2010年获广东省文学艺术联合会颁发的终生成就奖,2014年获第九届中国舞蹈“荷花奖”中国舞蹈艺术“终身成就奖”。1949年从事新文艺工作,先后在汕头文工团,海南歌舞团,广东民族歌舞团,任舞蹈演员和编导。1955年至1959年分别就读中央民族歌舞团和中央歌舞团。

评价:我国当代舞蹈创作收获最多者之一。陈翘的很多作品,经过二三十年的考验,至今历演不衰,在国内外舞台上,依然散发着迷人的艺术魅力。她的奋斗道路得到国家和人民的赞扬和表彰。

“终身成就奖”,不愿被“终身”

环球潮人:您曾获得广东省首届文艺终身成就奖以及“荷花奖”“终身成就奖”,您觉得这个奖项对您个人而言有什么特殊意义?

陈翘:拿到这个奖还是很不容易的。“终身成就奖”有一系列的要求,比如年满75岁以上,从事舞蹈事业要超过50年,代表作品要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力等等。这次我们一起获奖的人当中,有的已经90多岁了,都不能到现场来亲自领奖,我刚过75岁,是最年轻的一位!(笑)

我在颁奖典礼上说,我其实不太愿意被“终身”,因为一听“终身成就奖”,好像给人一种印象,我的艺术就到头了,该画句号了。我说不!我选择了舞蹈事业,无怨无悔,永远不会画句号!我是个闲不住的人,我还是会一如往常,继续完善自己的艺术,追求舞蹈的梦想。

抢救民族舞比抢救我的命还重要

环球潮人:作为老一辈的著名艺术家和导师,您怎么看待民族舞的现状和未来?

陈翘:中国民族民间舞蹈艺术,是建国后才由文艺工作者创作、积累来的,短短几十年已令外国人望尘莫及,只有民族性的东西,才是"我有你无"的,这是需要国家扶持的!我经常说,中国的文化什么时候才算强大了呢?不是我们的芭蕾舞团、我们的交响乐团要跟外国编导、指挥学习一个舞剧、一个交响乐作品,而是外国成立了一个中国民族民间歌舞团,要来中国学中国的歌舞,那时中国才是真正强大了,向世界输出了强势文化。

我就想趁我们还活着,还能动,争取把这些作品抢救过来。红线女一走,很多人都很关心我的身体,但在我眼里,抢救我的作品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舞蹈不比绘画,舞蹈是活的艺术,得靠人去演才能留存啊!我很遗憾广东舞蹈界的前辈梁伦,他就有不少作品失传了,现在不是提倡抢救非物质文化遗产吗?这就是遗产啊!

梦想:建一座民族艺术剧院

环球潮人:据说您有一个建一座民族艺术剧院的梦想,年近古稀之年,您依然为这个梦想而奔走,是什么激励和支撑着您义无反顾地做这一切?

陈翘:南方歌舞团有一块政府拨给我们的土地,搁置了很多年。我希望在我的有生之年,在这块地上盖起一座民族民间歌舞发展中心:底下是剧场,上面有不同民族的展览厅,我要将边远贫困地区的民族歌舞团都邀请到广州来,给民族歌舞一个演出平台。我希望这里能成为长江以南民族民间舞蹈文化的推广中心,让边远地区,能感受到广东强烈的文化氛围,成为对外展示的窗口。有一个自己的阵地,一来排练演出都不必再为租借场地而承受预算的压力,可以保持演出的频率,解决人才生存和待遇问题,以免人才流失;二来也能在广东搭建起一个展示全国各地民族民间艺术的平台。

把潮人的声音放大一点,再放大一点

环球潮人:环球潮人传播体系是世界潮人的门户家园,作为华人频道·环球潮人栏目的顾问,您对这一传媒平台有何评价,您对这个平台有何期许?

陈翘:多年来,我和我的团队曾跑遍世界各地做巡回演出,每到一个地方都能碰上当地的潮汕人,说上潮汕话,这让我感到很亲切,凡是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汕人。华人频道环球潮人传媒体系这样一个专门传播潮人信息的平台很好,也很重要。潮汕人敢于外出打拼,大家团结互助、热爱家乡民族的精神正代表着中国人的一种民族精神。潮人频道要把潮人的声音放大一点,再放大一点,吼到国内外的人都知道潮汕人热爱家乡,热爱自己的民族,我觉得这个很重要。

评价:大家说陈翘

贾作光(中国舞蹈界泰斗、蒙族舞蹈之父):陈翘是新中国舞蹈成绩突出的艺术家、年轻人的榜样,她的黎族舞蹈来自于民间,看得懂,看得明白,而不像现在的一些舞蹈,技术纯熟,却不知所云,她将艺术的创新立于为人民的土壤中。

冷茂弘(国家一级编导、《快乐的啰嗦》的编导):陈翘在中国舞蹈史上的意义,不仅仅是一位杰出的舞蹈艺术家,出好的作品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她通过舞蹈提炼出了黎族的民族精神和文化,并且得到了这个民族本身的承认,她对民族文化的贡献和对历史的贡献,才是最重要的。

赵士军(国家一级编导、《舞蹈》杂志社社长):陈翘被称为"黎舞之母",她的母亲形象,不仅是指舞蹈的造诣,而是多方品质的塑造。前些年在全国荷花奖的评选中,她是我们当代舞评委组的组长,一开始我们都怕她搞民族舞的会比较保守,也怕她年纪大难沟通,结果其他组因观点吵架吵得一塌糊涂,我们却其乐融融,陈翘老师的观点比我们还要开放、宽容和前卫。

冯双白(国家一级编导、中国舞蹈家协会分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在舞蹈界,"北贾(作光)南陈(翘)"是大家由衷承认的,全国老中青三代艺术家在这个研讨会上会聚一堂,畅所欲言,是因为陈翘身上60年不变的人格特质和魅力感动着我们。

  • “黎族舞蹈之母”陈翘把在基层志愿服务当日常习惯

    “黎族舞蹈之母”陈翘把在基层志愿服务当日常习惯

    2014年11月29日,广东省文联百名舞蹈家在东莞惠民演出暨第四届岭南舞蹈大赛颁奖活动在东莞清溪举行,吸引5000多名观众到场。

  • 国家一级编导陈翘莅潮指导潮韵《唐诗宋词》工作

    国家一级编导陈翘莅潮指导潮韵《唐诗宋词》工作

    2012年12月12日,广东省首届文艺终身成就奖获得者,国家一级编导,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广东舞蹈家协会副主席陈翘,亲莅潮州市对潮韵《唐诗宋词》影视片编创、作曲、摄制等工作,进行了无微不至的工作指导,对不足之处进行了及时的调正并提出了许多宝贵建议。

  • 刘选亮、陈翘伉俪题词 携手影视片再“唱新声”

    刘选亮、陈翘伉俪题词 携手影视片再“唱新声”

    刘选亮先生与陈翘女士夫妇同为文艺界的知名人士,满怀对家乡的热爱与对艺术的钟爱,双双接受了《潮韵〈唐诗宋词〉》影视片统筹办的邀请,担任了该片顾问,并为影视片题词:弘扬潮文化古韵唱新声。

  • 广东纪念舞蹈家陈翘从艺60年

    广东纪念舞蹈家陈翘从艺60年

    由广东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厅、省文联,中国舞蹈家协会共同主办的纪念著名舞蹈家陈翘从艺60年活动于2010年7月6日在广州举行。

  • 陈翘为传承民族舞蹈 在海南生活30余年

    陈翘为传承民族舞蹈 在海南生活30余年

    2014年11月15日至16日,海南省歌舞团以惠民演出的形式推出了几经修改完善的精品剧目——大型原创舞蹈诗《黎族故事》。尽管该剧已在海口演出多场,但仍然场场座无虚席。

  • 她为何被称为“黎舞之母”?

    她为何被称为“黎舞之母”?

    在当今由经济一体化、网络文化共享而将形成的世界文化一体化的方向和背景下,陈翘在上世纪50年代饱含的天赋才能、无与伦比的惊人的变异创造力,令今天的我们不禁为自己民族顽强的生命力与卓越的创造力深感震撼与敬意。

  • "黎舞之母"辉煌耀海南:访著名舞蹈家陈翘

    2006年6月12日,被中国舞蹈界誉为“黎舞之母”的著名舞蹈家陈翘,应广东省当代文艺名人丛书优秀艺术家传记的写作之约,回到了久别的“娘家“海南。

  • 艺术家陈翘:让海南之旅成为艺术体验之旅

    艺术家陈翘:让海南之旅成为艺术体验之旅

    陈翘的热情洋溢、快人快语在中国舞蹈界是出了名的。2010年2月26日,这位年逾70却仍保持纯真童心的艺术家,在广州家中接受海南日报记者电话采访时,声音里仍充满了激情:“我被邀参加博鳌国际旅游论坛,给我一次意义很特别的回娘家的机会!我会利用好这次机会,为海南的艺术吼一吼。

  • 舞蹈艺术家刘选亮、陈翘的温馨浪漫金婚庆典

    舞蹈艺术家刘选亮、陈翘的温馨浪漫金婚庆典

    2012年3月3日,是舞蹈艺术家刘选亮、陈翘的金婚纪念日。对海南有特殊感情的二老,选择了从广州来海南度过他们人生最珍贵的金婚纪念日,和海南的朋友聚首庆金婚,共享温馨浪漫的金婚之夜。

  • 余昌国
  • 李红梅
  • 姚璇秋
  • 谢相如
  • 陈汉德
  • 张锡鸿
  • 刘明华
  • 林少毅
  • 辜广生:师古不泥古,自有别调
  • 深圳三滴水书画院
  • 阳江市海陵岛
  • 潮州龙湖古寨
  • 蔡文川:“不得了”的商界慈善领头人
  • 卓素铭:虎痴和他的老虎情节
  • 富裕通达张钦洲
  • 陈伟南:赤子情怀 烛照万家
  • 潮州中天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 潮州市枫溪大兴陶瓷
  • 肇庆市金凤凰国际酒店
  • 潮州市创佳集团有限公司